守望·绽放

  李玮

  又是一个桃红李白、莺歌燕舞的三月,梁平大地生机勃勃。在小城街上,偶遇梁山灯戏国家级传承人陈德惠老师,只见她身着一件时尚喜庆的春装,去指导学员排练新编的梁山灯戏剧目。寒暄中,我仔细打量眼前的陈德惠,只见她满头青丝、口齿伶俐、思维敏捷,很难相信已79岁高龄。

  初识陈德惠是在去年三月,大型梁山灯戏《好人邓平寿》剧组正在紧张排练时。剧目中,陈德惠塑造的是孤寡老人“不认黄”的形象,无论声腔、念白,还是形体表演,都显示出一位老戏骨卓然不凡的艺术造诣。

  作为全国稀有剧种,梁山灯戏历经了500个春秋,其声腔“梁山调”流传并影响了全国11个省区数百个县,渗透几十个戏曲剧种,成为我国戏曲声腔中独立的“梁山调腔系”。陈德惠告诉我,近年来,梁山灯戏剧团的演员老龄化严重,健在的艺人大多七旬左右,灯戏团面临青黄不接的窘态,已成为渐行渐远的乡音。

  梁山灯戏《好人邓平寿》根据虎城镇原党委书记邓平寿的先进事迹进行创作改编,充分融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梁山灯戏“嬉笑闹”“扭拽跳”的艺术风格特征,展示这一“公仆楷模”生前工作与生活中的感人事迹。据陈德惠介绍,该剧是梁山灯戏里程碑式的作品,在30多名演员中有一半是非遗传承人,她和其他老戏骨都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演出一部有品质的作品,用余力助推梁山灯戏传承与振兴。

  陈德惠这辈子的生活方式就是表演梁山灯戏。她未满十二岁就进入剧团学戏,可不到两年便倒嗓了,原本如黄鹂鸟一般清亮婉转的嗓子,连发声都成困难。就在这时,剧团资历最老的阙德芳老师,将彷徨无措的陈德惠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照顾。在阙德芳的鼓励指导下进行了恢复性训练,十五岁的陈德惠惴惴不安地站上舞台,出演《红娘子》中的一个配角。上台前还涩哑着的嗓音,就在她开口那一瞬间,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:“我出去一唱,嗓子一下就出来了。”如此戏剧性的一幕,让剧团里的所有人都相信,陈德惠就是天生的花旦,为戏剧而生。渐渐地,陈德惠凭借天生丽质的扮相,加上刻苦的学习、扎实的功底、精湛的演技、甜美的嗓音,逐渐成为了剧团的“台柱子”。在六十多年的艺术生涯里,陈德惠塑造了众多性格迥异、光彩照人的舞台艺术形象,成为梁山灯戏国家级传承人。

  提到梁山灯戏,不得不提另一个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阙太纯。在陈德惠家对面,住的就是她师弟阙太纯。阙太纯的父亲阙德芳是着名的川剧花脸,人称“阙花脸”,在川东一带非常有名。在父亲影响下,长相斯文的阙太纯十三岁入剧团学戏,主攻武生行当。其文戏角色也有较好的驾驭能力,音域宽亮,行腔自然流畅,这次在梁山灯戏《好人邓平寿》里扮演七表叔。阙太纯的儿子是区文化馆的调音师,在舞台演出时将拾音、扩声、调音等技术很好地结合起来,从而达到完美的音效。三十多年来,阙太纯父子俩在台前幕后,用不同的方式无怨无悔地守望着梁山灯戏这一传统艺术。

  正当阙太纯从灯戏剧团得知,梁山灯戏《好人邓平寿》作为重庆市唯一入选的戏曲剧目,将于8月初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参加2018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时,其儿子却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,这让一家子陷入无尽的焦虑中……

  “既已选择便无言放弃!”阙太纯很快就从逆境中调整过来,投入到复排之中。每当灯火照亮舞台、胖筒筒奏响之时,他就会沉浸其中,忘记一切阴郁和失落。

  重重灯影,袅袅余音,五十多年的灯戏人生,五十多年的嬉笑闹,一晃而过。在阙太纯和其他老灯戏人看来,天地便是一个大戏场,即使没有五光十色的追光灯,也能将戏中人的喜怒哀乐演绎得淋漓尽致。正是有这样一群人的执着与坚守,梁山灯戏这一艺苑奇葩才得以薪火传承、历久弥新、流芳世间。

  一曲老调响彻行云,一声乡音情牵人心。2018年8月3日晚,梁山灯戏《好人邓平寿》进京演出取得圆满成功,大大增强了梁山灯戏传承发展的信心,更促进了年轻演员的迅速成长……

  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。转眼间,又一个春天悄然来临。目送陈德惠的身影远去,那时尚喜庆的春装很快就融入五光十色的街景中。野凫眠岸有闲意,老树着花无丑枝。在这明媚的春光里,我仿佛看见无数个陈德惠就像街旁的百合花,在梁山灯戏的春天里活色生鲜、在一腔一调中优雅绽放。

?

编辑:董整希